蔡志松故国,玫瑰与浮云

目录: 好文章 | 发布时间:2017-06-26
从《故国》开始,由历史与文化的长河中感悟人类整体命运的蔡志松,
借由《玫瑰》转向探讨生活中最基本的主题:爱情,
这亦呈现了这位雕塑家由宏大而至细微,由外部转向内心的创作历程。
及至最新作品《浮云》,蔡志松再次转向,由实入虚,
于时代与盛世的热闹处,点化出一份自在的空灵与禅意。
雕塑家蔡志松的艺术生涯看起来是幸运的,27岁他开始创作《故国》系列作品,29岁一举成名后,一直发展得顺风顺水,既能获得艺术权威奖项的肯定,又能得到市场的追捧。其作品风雅唯美而又不失深刻的思想内涵,在中国当代雕塑圈内可谓独树一帜,这与他帅气俊朗的外表相得益彰。作品如人,蔡志松的作品风格总体来说是感性而多情的,是气质型,而非思考型的,这并非说蔡志松的作品里没有思考,相反,任何感性的花朵都需要思考的土壤,但在蔡志松的雕塑里,你可以感知到的东西往往大于能言说的东西,而这也正是他作品的独特魅力。也许这跟蔡志松是一名虔诚的佛教徒有关,如他说所:“逻辑关系的应用范围比较小,它只适用于理论的阐述上。按照逻辑关系实践是缺少创作力的,每一项重大的发明都是超出逻辑关系的。”因而,我们看他的作品,也很难从中归纳出某种艺术理论上的明确性,更加可靠一点的理解角度或许应该归于他对生活的“兴之所起”与“兴之所至”。
在蔡志松的画册里,有一篇他自己写的小文章,集中概括了他的人生感悟,叫《无奈》,整体看来下来,他是一个悲观而消极的人,但这并不能构成我们对他作品的注解,《故国》虽然悲观,却不失力量;《玫瑰》虽然灰暗,却满盛着对美好的留恋;及至《浮云》,更可看作他于无奈人生中幻化出来的某种逍遥仙境。在这篇小文章的结尾处,蔡志松写道:“曾几何时,在我心中艺术高于一切,多少年过去了,如今看来,那只是一种年少时的无知,现在对于生活的重视远远超越了我对艺术的热爱。”的确,认为艺术高于一切是对生活的无知,但艺术的可贵之处也许正在于它能为人们对生活的理解提供另一种可能。
《故国》系列是蔡志松早期最重要的作品,也令他在29岁时一举成名,2001年,法国巴黎秋季沙龙作品展中,《故国·风1》获得泰勒大奖,在巴黎秋季沙龙近百年的历史中,这是中国艺术家首次获此殊荣。《故国》为蔡志松带来了极大声誉,也带来了极大争议。其中《故国·颂2》中“弯腰驼背”的中国古人,连同《故国·风》、《故国·颂》系列中其他“卑躬屈膝”与“俯首贴地”的人物,被指责是对国人形象的“矮化”。但这无疑只是一种非常狭隘的看法,事实上,正是有感于人类命运中的压迫与尊严,才使得蔡志松抓住传神的人物造形,并于凝固中穿透了历史与时间的距离,直击中了人性中的柔弱与坚韧!
《玫瑰》系列的主旨是爱情,这非常明确,它不像《故国》那样具有丰富的文化性和历史性,相反,更像是一首抒情诗,抒发着蔡志松内心的生活体验。选择用铅这种灰暗沉闷的材料来塑造娇嫩欲滴的玫瑰,是蔡志松对爱情的一种“灰色讽刺”。在谈到作品中所包含的爱情观时,蔡志松曾写道:“爱情只是一种自我满足……由于有了贪婪,爱情犹如这绽放的铅玫瑰,是掺了毒的美味……”虽然,蔡志松否认了人们对爱情的美好想象,但终究,蔡志松创作《玫瑰》的出发点并不是揭露爱情的“危害”,反而是有感于爱情对人之重要,有感于生命之无法拒绝爱情这样一种执念。
对于2012年的中国艺术圈来说,《浮云》是一个不能绕过的话题,其在威尼斯双年展上的盛大亮相,以及其在拍卖场上创下的高价纪录,都相当引人注目,其雅致飘逸的造形营造出出众的公共展示效果,再加上网络语言所携带的大众文化效应,使得这件作品具有十足的人气感召力。
本次威尼斯双年展的主题是“味道”,接到“作文命题”后,蔡志松最初设想的《浮云》是用白牡丹干花压成空心的云朵形状,内充氦气,悬浮在空中,可随阴晴日照的变化,空气热胀冷缩的原理自动升降。而后演变成了内装茶叶与风铃的钢云朵,白色不锈钢刻画出祥云纯白的肌理,其上有隐形的防雨孔洞,云朵内部装有熏过的云井茶,并挂上风铃,风铃下端悬挂钢球,云朵动的时候,里边的风铃就会摆动,钢球一摆动,茶叶搅动起来,香味就会散得更浓。这样声音和香味就都传出来了,配合以烟雾的效果,让人感觉像在仙境里听闻天乐与奇香。东方式的气韵与空灵的效果为这件作品赢得了西方观众的一致赞叹,而对于中国观众而言,他们除感受作品之美外,也许更能领会“浮云”一物背后的人生概叹,因而这朵贵气的盛世祥云,名曰“浮云”,散发出一份关于这个时代的美丽与虚无。

http://xiaoxue.qc99.com/201706/caizhisongguguo_478379.html 欢迎转载.
大家都在看
娱乐新闻